推薦產品
  • 焊管

    產品材質:Q235B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鍍鋅管

    產品材質:Q235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直縫鋼管

    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方矩管

    產品材質:Q235-Q345

    標準:GB/T3094-2000

    參考價格¥電議

[返回上一頁]鋼材動態
鋼貿之“殤”期待重生
發布日期:2016-10-18      瀏覽次數:1586      Tag:湖南鍍鋅管廠家|長沙鍍鋅管價格|鍍鋅鋼管批發|鍍鋅管規格
      2012年以來,受產能過剩等因素影響,國內市場鋼材價格一路下跌。四年的大浪淘沙,曾經輝煌的鋼貿企業飽受其“殤”,或撤離,或轉型。
  2016年9月,《現代物流報》記者前往石家莊白佛、博山、百營等多家鋼鐵市場進行了深入調查。
  他們的經營狀況如何?貿易模式呈現哪些變化?市場需求又呈現哪些新的趨勢?本報記者以石家莊為范本,望能對全國鋼鐵市場生存狀態情況窺其一斑。
  調查一入駐率
  石家莊市白佛鋼材市場交易中心位于河北省石家莊市和平東路419號,占地面積400多畝,營業廳一萬多平方米,貨場十萬多平方米,容納商家500多家,市場以布局合理,功能齊全,軟硬件配套設施完善,深受眾多客商的青睞,更因其優越的地理位置:東依京深高速公路,西距東二環400米,北臨石德鐵路,而成為鋼鐵貿易商做鋼材經營的最佳選擇。市場行情最紅火的時候,入駐率曾經達到100%,目前該市場的入駐率為石家莊所有市場中最高,但也僅達到80%。
  石家莊市博山鋼材市場初建于2005年,規模并不算大,由于當時全國粗鋼產量從2001年的1.5億噸大幅增長,到2011年的產量達到6.8億噸,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16.3%,超過了同期經濟增速。時處鋼鐵行業“黃金十年”的博山鋼材市場已無法滿足市場需求量,博山鋼材市場于2012年進行了整體擴建,占地面積200余畝,年吞吐量可達500多萬噸,可容納300多家商鋪,商戶入駐率達99%。可如今,當《現代物流報》(微信號:現代物流報)記者走進博山鋼材市場時,消失了的“金九銀十”,多余的雜草犬吠以及緊閉的銹跡斑斑商鋪鐵門……博山鋼材市場早已沒了前幾年那份蓬勃向上的生機。博山鋼材市場負責人向記者表示,今年商鋪入駐率相對于去年來說下降了10%左右,以前的部分商鋪都關了門。目前入駐商戶不足200家。
  四年前,百營剛成立時,很多人爭先恐后地繳納保證金、租金、押金等,就為了能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入駐這里的企業大多都一次性交了五年的租金。當時隨著石家莊最大的鋼材市場——北二環鋼材市場的拆遷,大多商戶都選擇入駐百營,誰也不曾想,短短兩三年的時間,這個集經營交易、倉儲貨運、物流配送、生產加工、電子商務和綜合服務于一體的專業化鋼材物流中心輝煌不再。當初這個市場能容納商戶500家,目前留在市場上的恐怕都不足五分之一了。
  位于體育大街與古城東路交口的北高營鋼材市場占地八萬余平方米,分為A、B、C三個區域。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北高營鋼材市場A、B區可容納的商戶都不足百家,而且目前的經營情況也遜于C區。經市場人員介紹,C區可容納商戶一百余戶,除了個別商戶在行情的沖擊下退出市場外,目前大部分的商戶都在堅守。市場內的很多商戶也表示即使目前的市場不太好,也要在艱難中繼續守候,期待轉機。綜合市場內的三個區來看,總體入駐率在70%左右。
  綜合幾家市場的情況,最紅火的時候,入駐率基本達到100%,目前來看,百營不到兩成,最好的也不過達到80%。其中還有由于必得鋼材市場搬遷,部分商戶選擇入駐其他的鋼材市場的因素,否則實際數據更是糟糕。
  調查二價格
  一、跌至二十幾年來最低谷。
  鋼鐵產業的昔日輝煌雖已經不在,但還沒有畫上句點,市場里還有商戶仍在堅持。總公司位于博山鋼材市場的河北中寧特鋼貿易有限公司算是市場中的鋼鐵大戶,在山西太原以及天津均有分公司,最主要的是中寧特鋼已經經歷了長達22年的發展歷程,見證了中國鋼鐵產業的興與衰。
  “縱觀這么多年,2015年10月到2016年2月鋼材價格跌破了二十年來的最低谷,已經到了1994年時鋼鐵行業最艱難的時期。去年鋼材價格在最低時基本都在1500~2000元之間徘徊,1噸鋼材虧損1000元或者1200元都很正常。”中寧特鋼總經理李建林向《現代物流報》記者講述了現在鋼鐵市場的經營狀況。
  《現代物流報》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2015年12月份,鋼材綜合價格指數最低跌至54.48點,是有指數記錄以來的最低水平,比2014年末下降34.43%。鋼材產業的黃金時期以消費量較大的螺紋鋼、線材為例,在2008年每噸價格分別達到3980元、4080元,同比分別上漲10.6%、10.3%左右,當時的價格已經接近歷史最高。而在今年記者了解到,螺紋鋼、線材的價格基本都在2200元上下浮動。如此看來,歷史最高點和歷史最低點相比,螺紋鋼和線材每噸價格竟相差2000多元。
  二、與往年相比,今年鋼材價格最大特點是穩定期短。
  今年以來,鋼鐵市場的表現一改過去四年來持續低迷格局,表現相對活躍:先是年初一波持續上漲行情,而后價格出現高位回落。進入傳統淡季,鋼材市場卻“淡季不淡”,迎來新一輪上漲行情。業內專家認為,鋼鐵價格的漲漲跌跌像是“過山車”。
  李建林對《現代物流報》記者說“:往年來看,鋼鐵價格趨勢增長緩慢,穩定期長,但今年每次價格的高點平臺就幾天,今天沒辦法預測明天的價格。鋼鐵價格坐上‘過山車’受到供求平衡、國家去產能和市場人為炒作三方面因素影響,但最根本原因還是鋼鐵行業供求關系。”
  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在第九屆中國國際鋼鐵大會上表示,“十二五”期間累計淘汰煉鐵煉鋼產能各約9000萬噸,經過五年的努力,四百立方米及以下的高爐,三十噸及以下的鉆爐等落后產能基本淘汰。但當前鋼鐵業供求關系并沒有發生改變。
  此次國家去產能對于嚴重過剩的鋼鐵產業來說是修復供需失衡關系的最有效手段,但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據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報告顯示,2016年,新增和淘汰產能基本保持平衡,但由于國內經濟增速的放緩和鋼價的低迷,企業虧損持續,或會加劇企業產能淘汰和破產企業增加,預計這類量在2000萬~3000萬噸左右,那么過剩仍舊有著近7000萬~8000萬噸。且產能和企業是越淘汰,市場供需失衡情況就越減弱,也就越難淘汰。因此供需短期弱平衡的情況也要到“十三五”末才會剛剛開始修復。
  調查三旺銷與冷場
  一、成交量
  當記者走進白佛鋼材市場,河北一鋼、石家莊慶豐、河北億特、中遠騰飛等一些商家忙碌著發單發貨,而有的商家則門前蕭條,鮮有客戶。據商家反映,自從運輸新規之后,市場成交情況不佳,找車成為當前最大的難題,此外,從北京到石家莊以及從邯鄲到石家莊的運費小幅上漲,終端除必須采購外,都采取觀望態度。
  9月27日,記者對石家莊市場冷軋卷板庫存情況進行調查統計,本周冷軋卷板庫存為0.18萬噸,與上周(2016年9月18日)相比下降0.01萬噸。2016年8月份,全國20個城市5大類品種鋼材社會庫存合計環比略有上升,其中螺紋鋼庫存上升幅度較大,環比增幅達7.43%。本月庫存總量797.3萬噸,環比增加16.6萬噸,上升2.13%。其中鋼材市場庫存總量705.6萬噸,比上月增加21.3萬噸,上升3.12%;港口庫存91.7萬噸,比上月減少4.7萬噸,下降4.91%。
  據調查的商戶反映,今年的鋼材品種成交量較去年有所上升,而年成交量也呈現冰火兩重天的情形,最低者年成交量僅有百噸,而最高的可達10萬噸以上。在被調查的商戶中,年成交量1萬噸以下的占調查的43%,1萬~5萬噸的占調查的43%,5萬噸以上的為14%。
  二、需求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受經營產品品種的影響,商戶下游需求的領域也各不相同。其中線材、棒材多銷往房地產行業,板材銷往汽車行業,型材銷往家電行業,管材、線材銷往城市基礎建設,線材多銷往農村建設。
  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2016年理事(擴大)會議上,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王利群在報告中指出,預計2016年粗鋼消費量同比下降4.0%~5.0%。其中機械工業整體產量負增長,鋼材消費減少。預計2016年機械工業主要指標低于2015年或基本持平,增加值增速5%左右,多數產品尤其是投資相關產品產量仍將下降,鋼材消費繼續減少,伴隨機械行業轉型升級,鋼材消費結構及要求也將隨之變化。
  汽車行業:由于存在剛性需求,一二線城市汽車消費升級換代、三四線城市潛力釋放等因素將促使汽車消費處于平穩上升階段,但是經濟持續下行壓力、環境問題等也制約著消費者信心和購買力。預計2016年汽車產銷總體增速在5%左右,考慮商用車繼續負增長,以及汽車生產結構變化和汽車輕量化的推進,預計汽車行業鋼材消費將小幅增長。
  房地產行業:預計2016年房地產行業新開工面積繼續負增長,鋼材消費繼續減弱。
  據調查的商戶反映,企業產品銷往房地產行業的占被調查的24%;汽車行業的占7%;機械加工業的占34%;城市基礎建設的占21%,農村建設的占14%。
  三、利潤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傳統的鋼廠定價模式對市場的主導作用已經越來越弱,目前被調查的鋼貿商中仍完全被迫接受鋼廠的定價基本為零。新型定價模式的探索和應用已成為新常態,在被調查的企業中,7%的鋼貿商選擇廠商共同定價模式,而93%的則選擇了市場定價模式。
  在調查中,多數經銷商雖然心態已經選擇逐步向綜合服務方向發展,但實際經營狀況仍未拋棄傳統的“低買高賣”這一盈利模式,只有7%的鋼貿企業投資建設了倉儲加工服務,對于融資服務,99%的鋼貿商表示謹慎選擇。
  另外,因鋼貿行業經營產品品種的不同,噸鋼凈利也表現不同,90%的經銷商表示凈利下降幅度高達30%~70%,凈利在5元/噸的企業占14%,凈利在50元/噸的企業占29%,凈利在100元/噸的企業占29%,凈利在200元/噸的企業占14%,凈利在300元/噸的企業占7%,凈利在1000元以上的企業占7%。
  在定價模式和盈利模式的影響下,相較于去年“賠錢也賣”的經營思路,今年鋼貿商選擇快進快出、薄利多銷的策略,價格緊跟銷量走,盈利水平得到一定改善,但今年與曾經噸鋼凈利高達500~700元的往年相去甚遠,薄利成為常態化。此外,由于電子信息化的大規模發展,鋼價更加公開透明,傳統的“倒賣”盈利模式將加大地吞噬鋼貿商的利潤空間。
  調查四機遇與困惑
  一、政策
  在接受調查的鋼貿商中,有23%的鋼貿商認為當前發展面臨政策上的問題。有半數以上的鋼貿商認為目前鋼貿行業產業集中度低,由于企業規模小、分散,已無法與上下游之間協同發展,鋼貿行業被邊緣化的情況嚴重。在行業整體處于散、亂、弱、小的情況下,國內生產企業在營銷上也不斷加大直供比例,這也極大地擠壓了鋼貿企業的發展空間。此外面臨當前國家去產能的決心,鋼貿商行業也深受影響。鋼貿商紛紛感受到了行業整合的必要性,他們更期待國家能有相關政策能在企業發展壯大上給予指導與支持。
  在調查中,鋼貿商特別提到了關于鋼材市場選址的問題,50%的鋼貿商表示曾經歷過兩次以上的搬遷。這些商戶曾經在北二環鋼材市場、必得鋼材市場、光華路鋼材市場長期駐扎,為經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面對目前房地產價格的高漲不下,白佛鋼材市場這一作為臨時用地的經營場所何時會面臨拆遷,又將成為他們繼續發展、投資擴張的顧慮所在。
  二、資金
  鋼貿行業屬于典型的資金密集型產業,在調查中,86%的鋼貿企業面臨資金上的問題,只有14%的企業表示周轉正常。按噸鋼平均成本3000元計算,如果每天的成交量為20噸,一家公司最少需要近十萬元的資金周轉,成交量大的鋼貿企業則需上千萬元的日常周轉備用金。然而2012年以來的鋼貿危機,使得鋼鐵業的貸款難度、成本大幅提升,各界對鋼貿業的信任降至冰點,“一刀切”地顯著縮減了涉鋼業的信貸,加劇了鋼鐵產業鏈的舉步維艱,而今年這種管控則更明顯。曾有媒體引述了某大型國有銀行的文件顯示,從2015年12月31日起,該行將加強鐵礦石、鋼貿、煤炭三個行業融資管理,對包括表內貸款、表外融資及其他金融資產服務等進行鎖定控制。有股份銀行分行人士表示,鐵礦石、鋼貿、煤炭等行業的信貸審批權,其實2015年起就已經上收總行,就算不提去產能這一問題,從風險控制的角度看,總行也不敢放開。
  市場上一位長期從事鋼貿企業會計的工作人員在調查中向記者表示,目前絕大多數企業并不是在用自有資金支持日常運轉,多數為銀行貸款和其他形式的借款,因此鋼貿商多選擇“快進快出”這一經營策略。他們表示,即便預測將會有一波大行情能“穩賺”,受制于資金方面的掣肘,無力“下注”豪賭。
  此外,鋼貿企業半數以上存在為鋼廠、下游墊支的現象,資金需求仍較為強烈。但受傳統觀念影響及新型融資渠道的匱乏,73%的企業資金來源仍然主要是銀行,10%來自非金融類國企托盤,3%來自電商平臺,融資渠道有待優化,新的產業金融創新模式亟待出現。
  調查五變通與堅守
  一、轉型
  從調查結果看,當前鋼鐵貿易行業呈現出兩極分化的形式,27%發展形式好的企業越做越大,對未來發展前景充滿信心,并將致力于鋼鐵產業鏈延伸方向發展;60%的鋼貿企業表示維持現有狀態發展,走一步看一步;13%的鋼鐵貿易企業的日子則過得并不舒心,表示已逐步轉型其他行業領域發展,或干脆退出鋼貿行業。面對當前鋼材銷售量嚴重萎縮,鋼材價格倒掛,企業風險加大,資金嚴重匱乏的困境,唯有轉型才是鋼貿商的生存發展之路。
  河北省金屬材料流通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燕春柳表示,河北省鋼貿企業規模數從高峰時期的8000家,現在剩下只有4000多家,超過40%的企業已經退出市場,而有10%的企業發展狀況良好。他表示,唯有與現代化鋼鐵產業鏈結合,才能使鋼貿行業走出目前的發展桎梏。他向記者介紹了唐山佳源與唐鋼的合作模式:近年來,由于整個鋼鐵行業處在虧損的邊緣,鋼廠不滿足于生產領域的微薄利潤,也在積極調整產業結構,主動深入到流通渠道,占領更多的終端市場,一大批鋼廠紛紛成立了國貿公司、商貿公司,逐步削弱了鋼貿商原有的作用,在此形勢下,唐山佳源與唐鋼建立合作關系,將鋼廠庫存變為自己的消費地,直接供應終端用戶。此舉表明鋼貿商正在向平臺型的銷售企業發展,他們快速地把鋼材從鋼廠發到終端用戶手里,這樣不易受到鋼價上漲、下跌的影響,利潤也能得到保證。
  二、電商
  在被調查的企業中,只有14%的鋼貿商表示曾經參與過電子商務的銷售,但因其效果不明顯都放棄了,86%的鋼貿商表示不感興趣或者產品不適宜,未來也不會參與,從此數據可以看出電子商務在該市場鋼貿領域的普及及接受情況不佳。
  隨著我國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鋼廠也開始對電子商務積極關注,許多鋼廠今年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推進電子商務工作,希望通過電子商務來擴展新的銷售渠道,直接和終端用戶對接,而華南地區的鋼貿商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嘗試電子商務,在華北的推廣卻不太樂觀。
  燕春柳對此表示,電子商務以其低成本、高效率、公開性、跨地域性等優勢已經成為當前鋼鐵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鋼鐵行業的電子商務已從早期的信息門戶,逐漸步入應用集成服務。他一再提示,電子商務并非是簡單的將原有銷售貨品從現場搬到網絡上進行銷售,電子商務為鋼鐵行業的信息整合、行情分析、市場銷售、物流運輸、金融衍生、標準化等作出了極大的貢獻。在未來鋼鐵行業電子商務的發展中,服務的延伸毋庸置疑是重中之重,從ERP(企業資源計劃)的管理延伸、鋼貿企業銷售的服務滲透,到市場資源的合理分配和對接,只有通過電子商務才能完成整合。電子商務將成為鋼鐵行業發展的一大趨勢,其參與者的數量和資金規模將逐步擴大,對行業的影響也將越來越大。
  他再次舉例唐山佳源利用“互聯網+”的模式,承攬接洽激光切割、冷切加工等業務,將原有的鋼材銷售進行功能集成、資源延伸,有效地延伸整合了鋼鐵產業鏈,將上游資源最大化地收集過來,同時把下游用戶需求盡量吸引過來,形成一個較大的交易規模,從而建立一個“虛擬工廠”,壓縮了鋼材流通的層次,降低了物流成本,這種平臺的發展無疑將對鋼材流通格局產生較大影響,他建議廣大經銷商及早入手了解電子商務,以便盡快地適應未來發展新格局。
  調查六“空巢”的煩惱
  寂靜的辦公室里,電話鈴突然響起,老王迅速接起,嘆口氣又放下了,“又是詢價的”。
  他是較早一批入駐白佛鋼材市場的商戶,剛進駐時租金還比較合理,魄力十足的老王一口氣租下了位置較好的幾家商鋪。經過多年的經營,目前最讓老王得意的是多年以前自己的這一英明決定,除了自己經營鋼貿生意,還可以收取一部分租金。“但是近兩年也不行了,你看看西北邊那大半圈,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商戶都撤離了。”老王搖搖頭,無奈地表示。
  環顧一周,記者也發現市場入口處和各區的墻面上貼滿了招租的廣告。在以往的鼎盛時期,不光是鋼材供不應求,商鋪也一樣水漲船高,但現在一切都時過境遷了。“都在糾結行情怎么樣,可價格起起落落也是正常的,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主要還是需求不行了。”老王表達出了自己的判斷。“單說石家莊的市場,目前的房地產是看起來很火爆,但能正常運行的正規樓盤并不多,60%~70%的項目都是不合規的,只能擱淺。”憑借自己多年的經營和分析,老王總結道,“市場向好時供不應求,怎么都能出貨;沒有需求,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跟老王持同樣觀點的還有李輝,從2002年進入這個行業,他也算是市場上的“老人”了,現主要經營管材和建材。“且不說價格的上躥下跳,單就需求來說,跟前幾年是真不能比了。”李輝解釋道,“就說無縫管吧,以前消防、給水管道等的建設幾乎都在用,但最近幾年,PE管在價格、安裝等各方面的優勢更加凸顯,無縫管自然就被替代了,也沒有開拓別的新渠道,主要是需求跟不上了。”“今年上半年的情況還比較不錯,雖然價格跳躍性較大,但多少還有些利潤,接下來就不好說了。”李輝繼續說道。
  除此之外,市場上的商戶們多反映,8月份以前的市場還是值得期待的,部分商戶著實也嘗到了甜頭。但到了9月份,價格一路下跌,或許是因為行情被提前透支了,不僅沒有迎來早已被遺忘掉的“金九”,反而加速了價格的下滑。
  行情低迷之際,除了老王們表達出的這種無奈,市場上還有另一種尷尬的聲音困擾著大家。
  調查七“搬遷”的無奈
  樊榮是與老王不同的另一類典型。在原石家莊必得鋼材市場做了六七年的鋼材生意后,由于市場的拆遷,不得已而搬到了白佛鋼材市場。“剛搬過來不久。”樊榮向記者表示,“除了經營板材和管材外,目前主要就是做一些加工的項目,比如剪板折彎、鍋爐彎管、卷桶等等的吧,只要是能滿足客戶需求的,我們盡力去做。”
  談起必得市場的拆遷,樊榮向記者分析道,本來這幾年鋼材市場就不景氣,沒什么利潤可言,必得市場又位于市區內,平時進出車輛很不方便,很多時候只能在夜間運輸,這在無形中就加大了成本。
  鋼材市場撤出后,必得那邊現在轉型做汽車配件了,那么好的一個地理位置,轉型后利潤又高,前景又好,市場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如此一來,對很多商戶來說,卻又不得不為搬遷所累。當然,樊榮只是市場上遭遇“搬遷”之苦的一個例子,在石家莊的鋼貿圈內,與樊榮歷經同樣遭遇的鋼貿商還有很多。
  郭強是有著十幾年資歷的“老鋼貿”了,北二環鋼材市場和博山鋼材市場都有他的分公司。同時,他也是最初入駐石家莊百營鋼鐵交易中心的老商戶之一。
  據郭強介紹,不管是占地面積還是投資總額,無論市場的硬件設施還是軟件配套,在河北省內,百營鋼材交易中心堪稱行業翹楚。“四年前,百營剛成立時,很多人爭先恐后地繳納保證金、租金、押金等,就為了能在市場占有一席之地,入駐這里的企業大多都是一次性交了五年的租金。”回憶起往昔,郭強不免有了更多感慨,“如今鋼市這么蕭條,之前進來的第一批商戶明年租金就到期了,估計很多人不會續租了,明年過后,這里還能不能持續經營下去都難說。”
  誰也不曾想,短短兩三年的時間,這個集經營交易、倉儲貨運、物流配送、生產加工、電子商務和綜合服務于一體的專業化鋼材物流中心會瞬間沒落。“這個市場能容納商戶500家,目前留在市場上的恐怕都不足五分之一了。”郭強告訴記者。
  除了鋼材市場整體行情不濟外,經過幾年的運行,百營鋼鐵交易中心的弊端也日益凸顯。
  多家商戶均向記者表示,一是地理位置所限,由于這里離市區較遠,很多需要鋼材的客戶不愿意大老遠跑過來,很多商戶和企業都不愿意搬過來;二是行情本就下滑的情況下,由于交通運輸方面物流的成本較高,也導致了市場的繁華不再。
  記者了解到,自9月21日物流新政實施以來,貨車不能超重,導致增加發車頻次,一些地區外調車有困難,鋼材的運輸價格一下子提高了很多,部分外調車價格上漲了30%。
  另據媒體報道,目前河北鋼貿商已經接到部分鋼廠運費調整的通知。秦皇島安豐鋼鐵公司至天津的運費由70元/噸漲至110元/噸,到北京的運費由80元/噸漲至125元/噸,至唐山豐潤的運費由45元/噸漲至70元/噸。武安至石家莊、晉州的運費由50元/噸漲至70元/噸,漲幅40%。對此,貿易商梁喜表示,“本來就沒什么生意,就這樣的行情運費還漲,真是沒法干了。”(應采訪對象要求,文章部分人名為化名)
  結束語
  《現代物流報》記者正準備離開博山鋼材市場時,看見一群人打開了一個緊閉的鐵門,將里面的沙發以及辦公桌等等東西搬上貨車。記者上前詢問:“你們這是要搬到別的市場,還是要關門不干這行了?”對方滿臉嚴肅沒好氣的回答:“這情況你看干著還有什么勁頭?你們記者常說鋼材賣出白菜價,我們天天賣‘白菜’還能養活一家人嗎?你上旁邊那些還開著門的問問去,他們不都是在死撐著!”記者繼續追問:“那你們老板是要改行?”對方沒有回應,東西全部搬上車后便揚長而去,留給記者的是滿身塵土。
  實際上,近年來,隨著國家政策的調控及全球經濟環境的影響,鋼鐵行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而作為下游銷售市場環節,更受到產能過剩、價格下滑和金融債務多重壓力。對于目前奮戰在鋼材市場的鋼貿商們,其正經歷鳳凰涅槃的浴火重生。“變則通,不變則壅;變則興,不變則衰;變則生,不變則亡。”選擇轉型變通還是堅守,決定著其生存還是死亡的命運。

Related Information

客戶服務熱線

18874852687

網絡服務熱線

手机看片513548562860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