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產品
  • 焊管

    產品材質:Q235B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鍍鋅管

    產品材質:Q235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直縫鋼管

    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方矩管

    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4-2000

    參考價格¥電議

[返回上一頁]鋼材動態
“中國神鋼”出爐 內部整合成挑戰
發布日期:2016-09-27      瀏覽次數:1711      Tag:湖南焊管廠家|長沙焊接鋼管價格|焊接鋼管批發|不銹鋼焊管供應商
      傳聞終于得以驗證。繼中國神車之后,鋼鐵巨無霸“中國神鋼”終于在萬眾期待之下露出廬山真面目。
  武鋼股份(600005.SH,下稱“武鋼” )和寶鋼股份(600019.SH,下稱“寶鋼” )聯姻的消息,早在兩年前就傳得沸沸揚揚。市場消息一度指出,寶鋼要求收購武鋼,但武鋼要求重組,雙方一直未能談攏,兩者聯姻也只聞風聲,并無行動。
  9月23日,雙方聯姻的方案落定。寶鋼股份換股吸收合并武鋼股份的交易草案公開,雙方的換股價格分別確定為4.60元/股、2.58元/股,換股比例為1:0.56。
  與市場對“中國神鋼”的期待不同,標普在聽聞寶鋼武鋼合并換股消息后,第一時間將兩者納入負面觀察清單,穆迪也因此認為寶鋼信用評級因武鋼并購案承壓。
  面紗揭開
  自今年6月便已經公布聯姻的寶鋼與武鋼,9月底終于將重組方案公布于世。合并后的寶鋼武鋼,留給市場的想象力無限。
  9月20日下午,武鋼先行發布重組進展公告稱,“寶武合并”的初步交易方案擬為寶鋼股份向武鋼股份全體換股股東發行A股股票,換股吸收合并武鋼股份。
  9月23日,合并方案出爐,寶鋼向武鋼全體換股股東發行A股股票56.53億股,換股比例為1:0.56。
  同時,國資委也同意寶鋼集團與武鋼集團實施聯合重組,重組后的寶鋼集團更名為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作為重組后的母公司。武鋼集團整體無償劃入,成為其全資子公司。
  根據世界鋼鐵協會(WSA)于2016年5月下旬發布的《世界鋼鐵統計數據2016》,2015年寶鋼以年產粗鋼3493.8萬噸位列全球十大鋼企第5名。2015年,武鋼以粗鋼產量2577.6萬噸位列中國十大鋼企第6位。兩者合并后將超越河北鋼鐵,躍居中國第一、全球第二,僅次于安塞勒米塔爾(Arcelor Mittal)
  武鋼的體量也十分龐大,除武漢本部外,旗下主要有武鋼鄂鋼、昆鋼和防城港鋼鐵基地。
  此次武鋼被合并,與其在鋼鐵行業的處境密不可分。2015年,武鋼股份成為鋼鐵業上市公司“虧損王”,年凈利潤虧損超過75億元,總負債將近700億元,資產負債率超過70%。截至去年9月底,武鋼集團負債總額接近1500億元,其中流動負債達1184億元。
  相反,寶鋼旗下的寶鋼股份去年卻實現了10.12億元的凈利潤。今年上半年,寶鋼股份凈利潤34.68億元,領跑全行業,而武鋼股份凈利潤僅2.7億元。因此,由寶鋼作為主導方來合并吸收武鋼,符合市場的規律。
  根據方案,寶鋼股份為此次合并的合并方暨存續方,武鋼股份為此次合并的被合并方暨非存續方,武鋼股份現有的全部資產、負債、業務、人員、合同、資質及其他一切權利與義務由武鋼有限承接與承繼,而武鋼有限的100%股權由寶鋼股份控制。
  整合難點
  根據雙方發布的半年報,寶鋼股份毛利率在今年上半年達到14.00%,而武鋼股份在今年上半年度終于實現扭虧為盈后,毛利率也僅有7.64%,差距顯而易見。
    造成武鋼虧損的原因,除了經營上不得力,還有整個鋼鐵產業產能過剩。寶鋼武鋼的合并也在為鋼鐵行業新一輪兼并重組作出示范。
  2015年度中國鋼鐵行業粗鋼產量8.04億噸,占全球鋼鐵行業粗鋼產量的49.5%,產能利用率僅為67%。同時中國鋼鐵行業前十名市場占有率回落至34.2%,產業集中度降至近十年來的最低點。
  鑒于此,國家在政策層面積極倡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明確鼓勵鋼鐵企業通過兼并重組化解過剩產能,推進行業“去產能”。
  2015年3月份,工信部就《鋼鐵產業調整政策》公開征求意見,加快鋼鐵行業兼并重組,到2025年,前十家鋼企粗鋼產量全國占比不低于60%,形成3-5家在全球有較強競爭力的超大鋼鐵集團。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求自2016年起,用5年時間壓減全國粗鋼產能1億-1.5億噸。
  多種因素推進了寶鋼和武鋼的重組進程。
  對于外界所稱的武鋼裁員,一位接近武鋼的人士武對時代周報記者稱,武鋼確實裁了好幾萬人,解除與武鋼簽訂的勞動合同,以武鋼無關聯的外包公司來與員工簽另外的合同。
  而一位曾在武鋼就職的管理者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說法不準確。“勞動關系沒解除,這些人員不用上班的同時還能領取部分生活補貼,不能稱為裁員,對部分管理層進行降職減薪也是正常的,工作任務完不成都會面臨處罰。”
  時代周報記者就上述問題致電武鋼外宣部主任張文成,其表示,并未接收到關于武鋼裁員的任何信息。
  “寶鋼和武鋼之前有汽車鋼等主要產品存在競爭,重組之后,競爭消除了,這些產品在行業的優勢會更加明顯,但是人員方面的安排會成為整個重組的最大障礙,武鋼并入之后其采購、銷售系統能否納入寶鋼系統也是問題。”分析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事實上,武鋼與寶鋼的整合,困難早已見諸報端。據上證報報道,武鋼內部人士在談及兩者合并之時指出,寶鋼與武鋼的合并將不可避免地面對很多挑戰,包括資產的整合、人員的優化、管理理念的融合等。
  上證報報道稱,在重組方案的制定過程中,兩家企業在管理水平和理念上的差異將成為重組路上的障礙。
  事實上,早在2013年7月,原寶鋼股份總經理馬國強任武鋼集團總經理。馬國強頗有財務運作背景,曾先后擔任寶鋼集團資金處副處長和計財部副部長、部長等職位,后坐上寶鋼集團副總的位子,掌管的也同樣是財務管理和金融、投資領域。
  馬國強在寶鋼的資本運作能力較為突出。2004年9月,已經涉足證券、信托、保險、基金等金融領域的寶鋼,又斥資30億元,成為重組建設銀行的發起股東,2005年10月27日,建設銀行以每股2.35港元在香港掛牌上市,寶鋼隨后也投資了多家上市公司。僅華寶投資2014年即實現營業收入19.92億元,利潤13.48億元,管理資產規模5600億元。
    而武鋼在資本投資方面,除了投資漢口銀行,在保險、信托等其他領域涉獵不多。不過,馬國強的到來是否為寶鋼合并武鋼做鋪墊也不可知。
  評級承壓
  除了武鋼之外,寶鋼也在積極為并購重組“準備”。巡視組對寶鋼內部貪腐行為的肅清也一直未間斷。
  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近年來,至少有3位寶鋼高管已“落馬”。
  去年3月,寶鋼原副總經理崔健落馬,今年1月,上海二中院對其涉嫌受賄一案進行一審,檢方指控,崔健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打招呼,收受財物共計395萬元,法院未當庭宣判。
  去年8月,寶鋼官網發布消息,時任副總經理趙昆因違反廉潔自律規定被給予撤職處分,降低一個職務層次另行確定職務,并責令其退賠相關違紀費用。
  中紀委2016年1月19日通報稱,艾寶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財物,在企業經營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財物。艾寶俊曾在2007年出任上海市副市長之前擔任寶鋼集團總經理等職。
  在迎接武鋼到來時,寶鋼做了一些準備工作。武鋼方面,也在盡力去避免同業競爭。
  武鋼集團在重組文件中承諾未來將放棄廣西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的控制權,并稱原因是廣西鋼鐵集團主要產品與合并后上市公司存在潛在同業競爭。
  廣西鋼鐵集團目前是武鋼集團100%持有的子公司,由武鋼和廣西柳州鋼鐵集團共同投資,主要負責防城港鋼鐵項目的建設和運營。該項目計劃總投資接近640億元,去年9月柳州鋼鐵宣布退出廣西鋼鐵集團,武鋼獨自運營。
  多年來,防城港項目因與寶鋼正在陸續投產的廣東湛江鋼鐵集團定位相同而存在競爭,不過前者并未發展起來。
  事實上,帶給寶鋼和武鋼的問題,除了同業競爭,還有未來兩者經營上的整合問題。 以武鋼為例,其先后主導并購了廣西柳州鋼鐵集團(下稱“柳鋼” )和昆明鋼鐵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昆鋼” ),但去年,柳鋼與武鋼在聯姻7年后“分手”,負債累累的武鋼同樣沒能挽救昆鋼。
  或許正因為此,9月23日,標普表示,將寶鋼股份、寶鋼運輸納入負面觀察名單。另外穆迪也表示寶鋼集團信用評級因武鋼并購案承壓。
  “此前的鋼鐵行業重組失敗主要是由于彼時鋼鐵行業還處于產能增加的階段,行業利潤較高,重組之后鋼企也是各自為政,所以并不能見到重組的效果。當前,國家政策對鋼鐵企業重組有很強的指導性,以去產能為目的,重組的效果也令人期待。”分析師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客戶服務熱線

18874852687

網絡服務熱線

13548562860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