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產品
  • 焊管

    產品材質:Q235B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鍍鋅管

    產品材質:Q235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直縫鋼管

    手机看片5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方矩管

    手机看片5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4-2000

    參考價格¥電議

[返回上一頁]鋼材動態
觀點|重組能否成為鋼鐵企業的救命稻草?
發布日期:2016-09-21      瀏覽次數:1693      Tag:湖南焊管廠家|長沙焊接鋼管價格|焊接鋼管批發
      加速整合重組是鋼鐵去產能重要抓手
  作為全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第一任務,鋼鐵和煤炭兩大行業的去產能,是今年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作為去產能的重要方式,鋼鐵企業的整合重組正在加速進行。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遲京東日前在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主辦的“經濟每月談”上透露, 國務院近期發布了主要針對鋼鐵行業兼并重組的46號文件——《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
  據悉,《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是鋼鐵業去產能、結構優化調整的頂層設計方案。其設定的總目標是,到2025年,中國鋼鐵產業60%-70%的產量將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團內,其中包括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家-4家、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家-8家和一些專業化的鋼鐵集團,例如無縫鋼管、不銹鋼等專業化鋼鐵集團。
  圍繞這一總目標,鋼鐵產業兼并重組從現在至2025年將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到2018年,將以去產能為主,該出清的出清。同時,對下一步的兼并重組做出示范,例如目前寶鋼武鋼的兼并重組;第二步是2018年-2020年,完善兼并重組的政策;第三步是2020年-2025年,大規模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
  6月底正式開啟的寶鋼武鋼重組,正是落實此份文件的一項重要舉措。據報道,目前,寶鋼和武鋼的合并重組已在近期取得重大突破。國資委在8月底通過了寶武重組方案后,已經于9月初上報國務院。這次重組的核心內容是,由寶鋼扮演整合者角色,吸收合并武鋼,新的企業將命名為寶武鋼鐵集團。
  據了解,寶鋼武鋼合并并非為打造一個大型鋼鐵企業,而更在于通過強弱合并,進行業務整合,以達到去產能的目標。
  合并重組只是鋼鐵去產能的其中一個重要手段。要推進這項工作,自然離不開各地的配合。綜合各方信息來看,多個省份將提前甚至超額完成任務。
  截至8月底,江蘇省已退出過剩產能280萬噸,完成了全年計劃的71.8%,到今年10月底,隨著蘇州110萬噸煉鋼產能退出,江蘇省將提前完成全年任務;湖北省也已表態,今年內可化解過剩鋼鐵產能338萬噸,超額、超時完成國家下達的任務;據新華社報道,湖南省2016年鋼鐵去產能任務已經完成。
  此外, 河北省發改委網站日前公示了2016年化解鋼鐵過剩產能企業及裝備名單。根據公布的計劃表,預計到11月底,河北省將累計淘汰煉鐵產能1840萬噸、煉鋼產能1600萬噸,均超額完成全省全年計劃任務。
  當然,這只是一方面。總體來看,鋼鐵去產能的任務依然任重而道遠。在日前由國家發改委舉行的宏觀經濟運行情況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趙辰昕表示,當前去產能仍然存在三個方面的問題:各地進展不夠平衡;有的任務完成得不夠規范;公示、公告還不夠到位。同時,要嚴格防止落后產能死灰復燃。
  去產能是我國經濟結構調整中一個繞不過去的坎。從各種跡象來看,鋼鐵去產能任務依然艱巨。而在這過程中,如何處理好各方的關系,仍是一個需要認真把握的問題。
      重組并不是鋼鐵企業的救命稻草
  目前持續推進的寶鋼武鋼重組工作,正在不斷推漲市場對于中國鋼鐵行業版圖“大變臉”時代到來的預期。
  近日有媒體再次爆出在重組過程中,寶鋼將扮演整合者的角色,吸收合并武鋼,武鋼整體并入寶鋼。關于寶鋼和武鋼的新聞再次刷屏。而據武鋼內部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新組建的鋼鐵集團目前傳出確實擬命名為寶武鋼鐵集團,總部可能將會設在上海,而武鋼集團總部高層也可能將赴上海工作,不過該人士表示相關細節仍存在不確定性。
  不僅寶鋼和武鋼的重組備受關注,北方的兩家鋼鐵企業同樣也陷入聯姻的緋聞當中。8月初彭博社就曾爆出,寶鋼集團和武鋼集團重組之后,與之相對應,首鋼集團與河鋼集團將會合并組建北方的鋼鐵集團。
  對于未來短期內雙方是否存在合并的可能性,首鋼集團宣傳部負責人曾表示“不好回答”,而河鋼宣傳部責任人則沒有給予正面回答。現在首鋼股份率先停牌,而河鋼股份并無動靜,在目前看來,令雙方合并的可能性降低,畢竟之前寶鋼和武鋼擬合并時兩家企業同時停牌。對于首鋼的突然停牌,第一財經記者致電首鋼股份董秘陳益,并未獲得對方回應。
  除去河鋼股份因有與首鋼股份合并的預期而可能出現停牌以外,在鋼鐵企業普遍走“合并轉型”之路的促使下,此前新興際華與中國一重合并的傳聞也曾讓新興鑄管披上了合并的外衣,盡管兩大集團相繼表態“未接到有關文件”,而近日中國一重與其他央企共同簽約在相關領域展開聯合協作也好像從側面對與新興際華的整合做出了否定的回答,但從兩者的產業互補性以及人事上的重疊上來看,兩者合并也并非全無可能。
  合并重組正在成為鋼鐵行業新一輪的時髦語。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現在應該是加快中國鋼鐵企業重組的好機會,聯合重組,不僅可以有效化解產能,而且可以進步一提高競爭力,這是非常重要的途徑”。
  但是鋼企重組的推進卻遠沒有想象中的簡單。首當其沖的問題就是地方利益如何平衡。李新創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立足于“兩角一邊”布局的寶鋼和呈現“一江一邊一海”布局的武鋼在兩廣地區的兩大鋼鐵基地湛江基地和防城港基地必須一并考慮、避免重復建設。
  第一財經記者經多方了解,新組建的鋼鐵集團恐將會專心打造湛江基地。李新創也對記者表示,兩大鋼企整合之后,地方利益很難協調,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那么很有可能廣西會讓柳鋼建設防城港基地。
  此外,曾經鞍鋼和本鋼重組的經驗教訓一直讓北方的鋼鐵企業對于重組有“畏難”情緒。這也正是為何寶鋼武鋼重組熱火朝天,北方的鋼鐵企業卻“只聞雷聲、不見下雨”。李新創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已經上報了北方鋼鐵企業的整合方案,目前所能做的只能是等待。
  之前發生在鋼鐵行業內部重組的案例很多,也有一些重組并沒有很好地實現“1+1>2”的效應,鞍鋼重組攀鋼之后兩個公司經營的整合仍然存在一定的問題,而寶鋼對于韶鋼、八鋼的重組也還在消化當中,目前重組之后的生產力尚不具備。
  雖然寶鋼和武鋼的重組被視為重新拉開鋼企重組的序幕,但是重組不應該成為鋼鐵公司期盼的救命稻草,鋼鐵公司更應該多研究提升企業生產力的方法,不要簡單地為重組而重組。

Related Information

客戶服務熱線

18874852687

網絡服務熱線

13548562860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