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產品
  • 焊管

    產品材質:Q235B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鍍鋅管

    產品材質:Q235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直縫鋼管

    手机看片5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方矩管

    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4-2000

    參考價格¥電議

[返回上一頁]鋼材動態
去產能如何決戰下半場
發布日期:2016-09-12      瀏覽次數:1777      Tag:湖南焊管廠家|長沙焊接鋼管價格|焊接鋼管批發
      鼓勵企業創新去產能路徑,同時發揮政府之手的作用。
  8月下旬以來,按照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要求,發改委、工信部、國土資源部、鋼鐵工業協會、煤炭工業協會等部門、單位有關負責人組成10個督查組,分赴各省區市,對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開展專項督查。督查重點包括產能實際退出、違法違規項目清理、新增產能嚴控、職工安置情況、獎補資金籌措使用情況等。
  督查工作是為了確保全年去產能既定目標任務順利完成。根據安排,今年中國將壓減粗鋼產能4500萬噸左右,退出煤炭產能2.5億噸以上。但近期出爐的去產能成績單并不樂觀:截至7月底,鋼鐵、煤炭產業去產能分別僅完成全年目標的47%和38%,接下來的幾個月任務艱巨。
  去產能進展之所以緩慢,是因為員工安置、資產處置、債權債務、拖累GDP等老問題尚未解決,而最近煤炭和鋼鐵市場價格回升又直接影響了地方政府和企業去產能的決心。
  “去產能是五大攻堅任務之首,難度最大,影響最深,風險最大,搞不好有可能花的力氣最大,收益卻甚微。”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李毅中表示。
  當前去產能工作究竟遇到了哪些困難?下一步如何更快更有效地“啃掉”去產能這塊“硬骨頭”?市場化路徑化解過剩產能有哪些探索和經驗?圍繞這些問題,《財經國家周刊》、瞭望智庫日前舉辦第33次“文津圓桌”,來自全國政協經濟委、國務院參事室、工信部、國研中心、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中崇集團、京魯船業、西山煤電、山東鋼鐵等機構的人員展開了探討。
  老問題和新挑戰
  產能作為鋼鐵煤炭企業最核心“資產”,要真正“去掉”并不容易。
  “各地工作進展不夠均衡,有少數地區鋼鐵、煤炭去產能工作啟動相對較慢,進度有待加快。”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在近日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稱。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鋼鐵行業退出產能2126萬噸,完成全年目標任務量4500萬噸的47%;煤炭行業退出產能9500多萬噸,完成全年目標任務量2.5億噸的38%。
  李毅中認為,去產能舉步維艱,很重要的原因是認識不盡統一,也缺乏評價產能過剩的標準。這導致“去產能”往往停留在口頭上、紙面上,實際行動少,效果差。
  在他看來,產能過剩可以參考三條評價標準。首先,產能利用率在85%左右是比較正常的,如果低于75%就是嚴重過剩。今年上半年國內工業總體產能利用率僅73%,部分行業產能利用率不到60%。第二,行業價格明顯下跌,企業盈利水平大幅下降。例如,今年上半年鋼鐵行業銷售利潤率為0.97%,在工業行業中處于較低水平。第三,資源環境過載。
  “行業不同,過剩的性質也有差異。”李毅中說,以三大標準來看,鋼鐵、煤炭、水泥屬于絕對過剩,電解鋁、平板玻璃、造船等屬于結構性過剩,多晶硅、風電設備則屬于成長中過剩。
  山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向東認為,目前對于哪些企業需要去產能,去產能有哪些監控指標,去產能的責任主體、配套政策和動力機制是什么,都不是很明確。而且,除了員工安置、資產處置、債權債務、拖累GDP等老問題外,當下化解過剩產能工作還遇到了新困難。
  一方面,隨著城市的擴張,原來建在遠郊區的企業逐漸被城區、居民區包圍,成為安全隱患。而“搬遷要按照減量和等量置換的原則”也沒有得到落實,基本是虛晃一槍,借改造為名,新地建好了,再大修舊地。
  “對于這些企業,該退出的就不要搬遷,首先淘汰一批、退出一批,搬遷重在品種、質量、設備更新、節能環保。”李毅中說。
  另一方面,近期煤炭、鋼鐵的價格出現反彈,相關企業的效益有所好轉,引起了對“去產能”的懷疑,一些被關停的企業又重新生產,一些本要關掉的企業沒有關。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表示,根據調研,在去產能實際執行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偏差需要及時糾正。一是市場問題簡單行政化。二是行政行為命令化,例如,今年鋼鐵去產能硬指標為4500萬噸,而各省上報的去產能目標高達7716萬噸,不盡科學合理,最終可能對產業造成大破壞。三是分解任務簡單化,不論企業好壞,“一刀切”去產能。四是簡單地將產量的增加當作“去產能”的失敗,單純以“去”為中心,而不是以發展來淘汰落后產能,無益于提高行業競爭力,治標不治本。
  去產能新思路
  “去產能與供給側改革應有機結合,要以改革的思維去產能,通過新手段、新平臺將資源重組、盤活,讓其在更高的結構平臺上新生。”國務院參事室主任王仲偉表示。
  一些企業正在探索去產能新路徑。
  在員工安置這一老問題上,西山煤電采取了一些創新舉措:一是通過開發新項目、勞務輸出分流部分員工;二是薪酬制度改革,實行優績優酬,鼓勵員工提高勞動生產效率;三是嚴格控制領導干部人數,壓減層級;四是對企業醫院等單位進行逐步分離,向自負盈虧轉變,實現專業化服務、市場化運作。西山煤電集團董事長王玉寶介紹,目前已經有9000人實現轉崗,完成了年初12000人目標的70%。
  山東鋼鐵則在管理機制上進行了改革創新。該公司副總經理王向東表示,自2001年開始,山東鋼鐵就開始深化制度改革,一是通過全員競聘建立能上能下的管理制度,并壓縮管理層級、減少管理成本;二是通過動態轉化實現能進能出,尤其是山東鋼鐵將通過改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構建“一個集團公司+若干產業公司”的“1+N”新組織架構,在每個產業公司設立人力資源服務中心,解決過去國企人員能進不能出的問題;三是關停大鍋飯,薪酬待遇和考核指標全面掛鉤,能增能減。
  有的企業則在去產能的大背景下發現了新商機。
  目前,由于制造企業之間的競爭關系,跨制造單位進行集中調配產能的計劃幾乎不可能。這導致制造企業各自為政,惡性競爭,而且個性化需求無法得到制造企業的有效供給,很多企業面臨生產線開工即虧損的困境。
  對此,中崇集團董事長仇瑜峰介紹,企業通過構建互聯網+供應鏈服務的模式,幫助傳統行業在三方面取得了進展:一是對接終端,以銷定產,去除無效產能,提高有效供給;二是調整供給結構,增加有效和中高端供給,降低生產成本和供應成本;三是信息化升級,利用互聯網+的手段,幫助企業生產、銷售、物流網絡化,倒逼傳統企業結構轉型。
  例如,目前中崇集團正在寧夏嘗試對區域鋼鐵供應鏈的上下游資源進行整合,即通過多個互聯網平臺的接入,實現一個制造單元內鋼廠聯盟從原料采購到終端銷售全鏈條的資源信息共享。依托該平臺,首先,通過經紀人代辦的方式,各鋼廠可以充分結合自身優勢讓資源和交易得到優化配置;其次,在原料采購方面,利用集中采購平臺綜合多個鋼廠的原料需求,使得鋼廠的議價能力提高,成本降低;第三,該平臺還提供統一的產品倉儲和物流資源委托服務,降低企業倉儲和物流成本。“鋼廠只需要根據客戶需求,把產品生產好就可以了。”仇瑜峰說。
  用好政府之手
  僅依靠市場化調節來去產能還不夠,政府之手的作用需有效發揮。
  王玉寶表示,去產能工作有效推進,離不開政策制度的完善。一是要盡快出臺股份制企業產能置換相關政策,對其中民營資本退出應有明確的補償措施;二是退出產能已上交的資源價款和相關投入,應有一套處理辦法。
  “要支持重點鋼企調結構,避免陷入量降競爭力也跟著降的怪圈。”王向東認為,國內一方面應該學習歐美國家,根據需求側抓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另一方面應支持重點鋼企綠色用鋼。例如,近期山東鋼鐵與山東省住建廳合作成立了“山東省鋼結構建筑產業化聯盟”,推廣鋼結構建筑,在化解鋼鐵產能過剩的同時,提高建筑的抗震設防水平。
  工信部產業政策司副司長辛仁周表示,去產能工作中要嚴格執紀執法。據工信部的調研,目前仍有新增項目手續不規范,產能等量或者減量置換也并未得到有效落實。
  但在目前監管手段相對完善,政府監察、社會輿論監督并用的情況下,如何進一步實現嚴格執紀嚴格執法?
  “應該強化第三方評估。”辛仁周說,各省執紀執法不能單聽當地執法部門的,可嘗試引入外省第三方機構評估,并將評估結果公開,由此加強監管。
  國務院研究室綜合司巡視員范必認為,討論產能過剩問題,要樹立全產業鏈思維,從上下游綜合考慮去產能對策。例如,從需求角度優化鋼鐵機構標準、從輸配電價格改革倒逼煤炭去產能等。
  上海期貨交易所副總經理滕家偉表示,用好期貨機制將有助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體來說,一是要發揮價格信號的先導作用,政策的執行者、推動者可以利用期貨市場價格變動的功能及時調整改革步驟;二是嚴格執行上市品種的品牌注冊標準,淘汰落后產能。上海期貨交易所近年來在期貨合約標的的選擇、規則的設計和交割的標準制定過程中,融入了技術標準和環保節能等要素;三是提高實體企業運用期貨工具管理風險的能力。
  此外,多位專家均認為,去產能政策應考慮區域實際情況有保有壓,允許企業或省級在政策范圍內自行統籌安排生產,而不應“一刀切”。去產能的部署重點還是關停資源消耗大、污染嚴重、技術落后、不具備改造價值的企業,而非所有供過于求的企業。對于行業長遠發展而言,在去產能的同時,各方應更注重提高創新能力和競爭力。

客戶服務熱線

18874852687

網絡服務熱線

13548562860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