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產品
  • 焊管

    產品材質:Q235B

    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鍍鋅管

    產品材質:Q23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直縫鋼管

    手机看片5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1-2008

    參考價格¥電議

  • 方矩管

    手机看片5產品材質:Q235-Q345

    手机看片5標準:GB/T3094-2000

    參考價格¥電議

[返回上一頁]鋼材動態
曹遠征:中國鋼鐵 并不是傻大黑粗沒有效率的行業
發布日期:2016-08-18      瀏覽次數:1916      Tag:湖南焊管廠家|焊接鋼管價格|焊接鋼管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6中國世紀論壇中國鋼鐵鋼鐵行業去產能供給側改革
        目前,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在推進之中,“去產能”任務迫在眉睫,而鋼鐵行業首當其沖。
        8月16日,觀察者網受邀出席了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主辦的2016“世紀中國論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中國經濟長期增長”。在論壇上,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認為,中國鋼鐵并非大家認為的“傻大黑粗”沒有效率的行業。
        “如果過快的去產能,就意味著過快的去杠桿,金融部門也會受到很大的壓力;但如果不去產能,這個杠桿又維持不下去,變成一個兩難的選擇。這個兩難的問題是當下宏觀政策討論的核心問題。
        曹遠征在論壇上作演講
        他同時表示,中國持續的經濟增長將為中國的鋼鐵產業和其他基礎行業帶來一個持續經營的環境。他列舉了水泥產業去產能的經驗,指出中國的鋼鐵并不是“傻大黑粗的沒有效率的行業”,鋼鐵產業的成本全球最低,只要去掉富余的產能,使剩余的產能發揮作用,鋼鐵行業還能持續增長。
        以下為曹遠征演講全文:
        非常高興能夠來到世紀論壇,大家知道中國經濟下行成為全球關注的問題,那么這個下行是周期性的,還是結構性的趨勢性的?其實根據我們的研究,我們認為它是中國經濟階段發展變化的一個結果,是個趨勢性的。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供給側的結構改革變成必然性的,我們的研究結構支持伍曉鷹、劉世錦他們的看法。但是退一步來說,即使支持這種看法,操作是什么樣的,如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三去一補一降(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觀察者網注)來說的話,三去中間去杠桿、去產能、        去庫存中間是有先后順序安排的,如果同時去帶來很大的麻煩:如果去產能意味著經濟的衰退,如果快速的去杠桿意味著金融風險的加大,這中間如何協調、如何安排?
       特別注意到中國的所謂產能過剩的行業集中在技術部門,而技術部門又是中國負債最高的部門。于是我們就有了這樣一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中國基礎產業發展。我們想討論三個問題。第一產能的高負債形成是怎么形成的,第二怎么來進行這樣一種供給側結構改革,也就是說去杠桿、去產能怎么合理安    排,當然第三個跟伍曉鷹討論的問題是一樣的,如果都去光了還叫什么經濟發展,換言之中國經濟產業發展的前景在什么地方。
       為何要去產能
       首先我們來看這個形成,回顧一下數據,我們發現中國基礎產業這是一個國民經濟的基礎部門,大家說的重工業,它的這樣一個增長是跟中國經濟增長高度一致的,我想強調的是中國經濟增長的特征是高度一致,出口導向型。
       我們回顧一下中國鋼鐵產業的產能增長,你會發現90年代以前每年增加數百萬噸。進入本世紀以后,90年代末期以后,每年增長3000萬噸,如果你觀察一下這個數據,會發現在90年代鋼鐵產能的增長跟出口增長是高度一致的。中國的出口產業的發展,特別是中國出口結構的變化,是由傳統的初級產品出口轉向工業產品的出口,是鋼鐵產品大幅增長的原因。這現象一直延續到本世紀,到2004年中國的鋼鐵開始出現絕對過剩。
       2004年鋼鐵的表觀需求少于鋼鐵的產量,它表現的一個特征就是中國鋼鐵從2004年第一次出現凈出口,除了滿足本國需要以外,開始凈出口。這意味著鋼鐵的產能開始出現了過剩,政策也高度吻合,2003年,中國提出產能過剩要進行控制,面對部門首當其沖的就是鋼鐵產業,包括電解鋁、水泥。
       當時處理不可謂不堅決,大家想想2005年的鐵本事件是什么事件,不就是民營鋼鐵企業為了發展鋼鐵。政府說不行,產能過剩了,你應該下去,人家不下,經濟手段控制不了,就是行政手段,強制解散。
       但是從那開始大家可以看到,從2003年第一次產能過剩的調整文件出現一直到現在,十年間五個文件都說要進行產能過剩的調整,而且范圍越列越廣。但在這十年間我們初步算了一下,在十年間鋼鐵產能增加了2.7倍,電解鋁增加了7.8倍,水泥增加了1.9倍。
       那么出現了一個悖論:為什么越調越多,越多越調,其實很簡單,當市場在、需求在,產能是行政手段解決不了的。
       如果你限制它的產能發展是違背經濟規律的,它有投資有收益有銷售,那為什么要限制它?這是我們說在金融危機前的股市,你想限制也限制不住,因為它有市場。
       那么金融危機后是個什么故事呢?一個很重要的故事,就是中國的出口出現了大幅下降。2010年開始中國出口增速30%,從那以后持續下滑,去年負增長,今年負增長。
       像鋼鐵、水泥包括各個行業都出現了產能過剩,我們想強調的這個產能過剩表現為絕對過剩,因為中國的基礎產業產能是受全球部署的,是為全球準備的,當全球總需求不夠,那么產能過剩就是絕對的。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如果展望未來是不是需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有個假設,是不是這個需求還會在,世界經濟是否會復蘇?我們注意到似乎金融危機8年過來,世界經濟的復蘇前景變得越來越渺茫,世界經濟似乎出現了一個低增長、低通脹,伴隨貨幣政策以低利率為代表的這種低通脹、低利率貨幣政策。
       那么正因為這個需求可能是在長期中間不會再出現一個爆發性的增長,世界經濟由此可能進入長周期,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相信,現在很可能進入長期停滯狀態。而長期停滯狀態中間也會出現很多很多的新片面,比如說現在地緣政治的這種問題出現是跟其有關的,這個趨勢好像不是一天兩天的。這樣的話我們說依靠國際總需求的提高,依靠出口導向的經濟發展這種模式不可持續,它決定了中國基礎產業的產能變成絕對過剩。
       金融危機發生以后,我們為了抵御金融危機動用了四萬億擴大國內需求,確實也使我們的基礎產業產能維持了一段時期,而且也很火爆。那么這個政策還能走下去嗎?我們發現也走到頭了。
       其中最重要的是房地產。我們看到2014年大概是歷史性的拐點,這一年中國的房地產按城鎮人口來算,戶均超過一套,人均超過30平米,這就是所謂歷史需求的高點。過了歷史需求的高點它就會往下走,不會再往上走了。
       盡管我們看到大中城市的房價還會漲,但是房地產已經回歸它的住宅需求了,大中城市為什么會漲,是因為它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更好的發展機會,是人口的機械流入引起的上漲。而你看看三四線乃至更小的城市,現在量價齊縮,而且變成去杠桿、去庫存的核心問題。如果說類似像這種行業的峰值就意味著,再靠動員國內總需求來維持過剩產能這個路子也走到頭了。那么從歷史上來說去產能就變成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

客戶服務熱線

18874852687

網絡服務熱線

13548562860

在線客服